您的位置 : 午夜文学网 > 小说库 > 重生 >妙手贤妃

更新时间:2019-04-04 06:09:52

妙手贤妃 已完结

妙手贤妃

来源:掌中云阅读作者: 宁云惜分类:重生主角:宁云惜,宋玄墨

夜,大风盘旋回绕,黑云压城,银色闪电穿梭其中,经久不落,风雨欲来! 宁王府,艳红灯笼染成血色,大红喜布风中凋零,宁王嫁女之喜,却满地残肢断臂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"所以如今老酒鬼作出了抉择!要与风皓贤一处,与他们站在对立面!

“如你所愿。”冷子夜开口,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丝毫情绪。

老酒鬼干净利索的翻身下了马车,两个目光都未曾再给他们便转身离去,那背影坚决冷漠至极。

箫离慢慢的垂下眼眸,一丝自嘲从口中溢出,后背倚着马车,双手环胸道:“原本还担心老乞丐反水帮助风皓贤,如今倒是放心了。”

因为老乞丐已经放弃他们,不会再有反水的机会。

冷子夜担忧的看着箫离,微微摇了摇头,却最终没有说话。

缘分到此,已然终尽,多说无益罢了。

箫离和冷子夜知道世上之事不可强求,就算有遗憾,也只能如此,便去另一个隐蔽的民居,和阿达等人会合。

到了傍晚时分,两人便易容成了不起眼的外貌,朝着风哲宇的王府上而去。

堂堂王府,又岂是平常人能够随意进去的?

箫离和冷子夜二人直接被小厮在了门外:“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你们就敢进?赶快滚!”

冷子夜的眼睛一眯,空气都冷裂了几分。

小厮只觉得冷气扑面,整个身体都僵硬,尤其是后背,当下疑惑,怎么突然变成了寒冬腊月?心中的疑惑还未解,便对上了冷子夜的眼神,当下一个激灵,差点跪在了地上。

眼前男人虽面容普通,但是一双阴森幽深的眸子如同万年寒冰,全身散发着冷冽的杀气,一眼看去,心脏都停止了跳动。

这男人是谁?怎么会如此可怕?

“把这个送进去!”在小厮以为我命休矣的时候,旁边各自娇小的男子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,朝着小厮生了过去。

小厮想先接住,连令牌的样子都没敢看,便撒腿往里面跑去。王爷门口来了变态,眼神好可怕!

见此场景,箫离的嘴角微微勾起,斜眼看下冷子夜,默默竖起了大拇指。

萧皇陛下真是越发厉害了,往这一站,连话都不需要说,便能把人吓跑。

冷子夜眉毛一挑,露出了笑意,显然对箫离的夸赞十分满意。

没过了多久,一个侍卫打扮的男子,便走出了门口,对着箫离和冷子夜做了一个姿势:“二位请!”

说完之后,忍不住的打量着两人,想要仔细看看这个把小厮吓得腿脚发软的人长什么模样。

刚才小厮带着令牌进去之后,王爷便让他出来迎接人,小斯刚刚站起身,便啪的一声跪了下来,求王爷换个人来请。

而风哲宇阴森森的问那家丁想要挨板子,还是来接人……

箫离走在王府中突然听到惨叫声,完全没放在心上,继续往前走着。

她直到许久之,才从风哲宇的口中听说了这件事情,才知道那惨叫声是从小厮的口中发出来的。

那一刻,箫离哭笑不得,她家的萧皇陛下真有那么吓人吗?

对于宇王府,箫离和冷子夜都十分熟悉,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,便跟着侍卫直接来到了大厅。

大厅中,风哲宇一身火红衣衫,领口微微松散,露着过于洁白的皮肤,他手撑着脑袋,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,如同一个皎洁的狐狸。

但就这一眼,让箫离心神一震。

风哲宇长相阴柔,雌雄莫辨,如今这大红衣衫,初醒般的面容,若非知道他是男子,定当认为是个绝色美人儿。

暴遣天物啊!

箫离心中默哀,如此盛世美颜就给了一个男子?何其可惜!

这幅面容若身为女子倾国倾城,身为男子的话实在太过阴柔,令人不舒服!

到了大厅,箫离和冷子夜也未开口直接往大厅里一站,全身的气势直接散发出来。

虽然他们衣着褴褛,面容普通,但是全身上下散发的气势却不容小觑,尤其是两个人的眼睛,幽深而明亮,却也阴气森森,令人下意识的低头,不敢直视。

原本未将二人放在心上的风哲宇,淡淡一瞥,便看出二人身份尊贵,当下立即起身,张了张嘴,却是未将话说出来,挥手让下人退了下去。

见无人之后,风哲宇才道:“不知道二位是?”

他们手中的令牌,是张家令牌!他原本以为是张元锦让他二人来做什么事情!

但如今见他二人,一身风华这种人物怎么可能会呆在张家为奴为仆?

再加上如今风国京城,鱼龙混杂,还有从萧国来的人物,让他不得不重视。

“怎么几日不见就不记得了?”

见冷子夜不理会直接朝着座位坐去,箫离心中略显无奈,只得开口。

当然用的是她原本的声音。

声音一出风哲宇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他凝视着二人的脸庞多时,突然之间用袖子捂着嘴巴笑了,细声细语地夸赞道:“我父皇在京城布下天罗地网,并且有士兵日日巡逻,前几日还发现了一个据点,却连你们的影子都没找到!如今每日大发雷霆,上朝的官员也被骂得狗血淋头,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他的怒气之中,却没想到你们两个如此大胆,在这种情况之下,还敢上门!”

箫离嘴角微抽,立刻离开了落在风哲宇身上的目光。

他原本长的就雌雄莫辨,如今这动作语气简直就是一个绝色美人儿!

箫离捂住心脏,只觉得痛心疾首,这么一个漂亮的尤物,为什么偏偏是个大男人?

“你很幸灾乐祸?”来到之后,还一句话未说的冷子夜,缓缓的掀起眼皮,淡淡的看向风哲宇,幽深的眸子之中一片平和,没有丝毫冷意。

这,也算是态度温和了吧!

风哲宇眉毛一挑,收敛了脸上的表情,凝视着冷子夜,竟然大大方方的点头,还回了一句:“没错!”

一句话,箫离的嘴角也勾了起来。

不错不错,又是一个看爹笑话的儿子!

她,看风哲宇怎么突然顺眼了呢?

“你们两个人突然到此,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?”风哲宇坐了下来,目光深沉的看着二人。自从他们出事以来,两个人从未上门,而这个时候突然到来,容不得风哲宇不多想。

“没错。”箫离点头,慢慢的站起了身,走向风哲宇。

风哲宇面色不动,但是身体却有些僵硬,藏在袖子下的手内力已经聚集。

他虽然长相阴柔,雌雄莫辨,但是能够和当今太子并肩而立,可见其实力与心机!

在箫离起身的那一刹那,风哲宇便感觉到了莫名的危险!

“什么事?”风哲宇淡淡的问道。

箫离没有说话,而是继续走进风哲宇,唇边的弧度越来越大,那毫不起眼的面容都伴随着她的笑容明媚了起来。

但越是如此,却越发令人毛骨悚然。

“萧后有事你尽管说,千万别这样!”风哲宇笑得勉强。

他们好歹也算是旧识,再加上两人的高贵身份,若是不到万不得已风哲宇不会动手。

冷子夜淡淡的看着风哲宇,原本平淡的眸子里已经翻起波涛手指微微扣紧,却没有说话。

就算冷子夜武功废除许多,但是还是有这个眼力劲儿的,他自然看出风哲宇准备动手!

可惜风哲宇遇到的不是别人而是箫离!

“你还能动吗?”箫离走到风哲宇跟前停下,笑着问道。

风哲宇微愣,不明白箫离的意思,但紧接着整张脸都黑了下来。

没错,如同箫离所说,他竟然不能动了!

从手到脚,除了嘴巴眼睛能动之外!

这,怎么回事?

箫离点穴了?

怎么可能,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!

“不用想了,是毒。”一眼便看穿风哲宇心思的箫离,好心的告诉了他原因。

而风哲宇的脸色更加漆黑,眼中不满,但面上却堆满了虚假的笑意:“皇后娘娘啊,您这是何意呀?您的毒药那么宝贵,怎么能这么浪费呢?有什么事情你们吩咐便是了,对我还需要用这一手?”

这箫离实在是太可怕了!

原本他的见血封喉,已经让风哲宇震惊不已,而现在,竟然能让他悄无声息地中毒!

这一份能力,实在是令人无法抵抗!

如今风哲宇敢说,只要他叫人,或许还没来得及叫人,便会死在箫离的手中!

所以现在最好的保命就是就是乖乖的!

箫离看着这张雌雄莫辨的脸笑得如同灿烂的花,微微抽了抽嘴角,便扯住了风哲宇的手。

刹那之间,风哲宇的脸色苍白如纸。

“你做什么?”一瞬间,风哲宇怒吼出声,一双眼睛阴森地警告着箫离。

箫离微微挑眉,风哲宇一直客客气气,从未发怒,而如今模样……

十分蹊跷!

越是如此,越要探明究竟。

如同故意,箫离动作放慢数倍,慢慢的掀起风皓贤手腕上的衣服露出他的脉搏。

而随着箫离动作,风哲宇的呼吸逐渐粗重,他红着眼冷冷的看着箫离,警告道:“我不想对你们动手,但你若给我把脉,今日你俩必死在这里!哪怕拼得鱼死亡破,我也要拉你们下地狱!”

箫离动作一顿,回头看向冷子夜,二人不仅没有被恐吓住,反而相视一笑。

有趣,真是有趣,风哲宇越是如此,他们越有胜算!

箫离不再玩闹,直接去给风哲宇把脉,而在那一瞬间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震惊十足的看着风哲宇。

风哲宇阴沉的脸色,恨不得将箫离拆骨入腹。

箫离失态的收回手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之人,口中呢喃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啊!”

怪不得风哲宇如此害怕她把脉,怪不得她说要鱼死网破,也不允许二人离开!

这个秘密一旦爆出,死都不仅仅是风哲宇一个人,而是风哲宇外戚一脉!

而她和冷子夜,自认眼神好,也从未想到过竟是如此!

箫离扶住额头,无奈的看着风哲宇,不得不说,她也被眼前之人吓住了!

看着箫离反应冷子夜有些疑惑,低声问道:“他得了什么病?”

“病?”箫离摇着头,复杂的看着风哲宇,这哪里是病呢?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言小说
  2. 王妃小说
  3. 暧昧小说
  4. 邪医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