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午夜文学网 > 专题 > 甜宠小说
甜宠小说大全,好看的甜宠小说

甜宠小说

2019-08-26 08:11:1677本相关小说

午夜文学网甜宠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甜宠小说大全,打造甜宠小说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甜宠小说免费阅读。看甜宠小说,就上午夜文学网。

  • 冰冷少帅荒唐妻 冰冷少帅荒唐妻

    作者:明药

    分类:总裁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少帅说:“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,不懂时髦,你们不要欺负她!”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:到底谁欺负谁啊?少帅又说:“我家夫人娴静温柔,什么中医、枪法,她都不会的!”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、被少帅夫人枪

  • 假装爱你别无选择 假装爱你别无选择

    作者:大土豪

    分类:总裁  状态:连载中

    “别过来,你想干嘛!”她想要逃,却被他紧紧压在身下。“动你!”“霍总,别给自己加戏好吗?”这完全不是她的剧本。某人却厚颜无耻地咬着她的耳垂,“我,只演床戏!”他,是尊贵名门,掌握世界经济命脉的帝国总裁。传闻他杀戮果断、嗜血

  • 殇情久难忘 殇情久难忘

    作者:洱冬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你有没有暗恋过一个人?明知是祸,却还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,甚至甘愿为奴……只为贪图片刻欢愉。

  • 甜心萌宝慵懒爱 甜心萌宝慵懒爱

    作者:万贵妃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“帮我!”“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,我一定会帮你的!”陌生男人将莫小默推倒在病床上,开始进行不可描述的事。“喂,我是要帮你退烧,不是用身体帮你啊!”六年后,莫小默带着清宝回国。“妈咪,这个男人长得好像爹地!”“对不起,我儿

  • 情深欲坠 情深欲坠

    作者:佳人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我这一生颠沛流离,克人克己。我不能爱,我不配被爱,可不知不觉将我心爱的人一同拉进深渊里。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

  • 高门深院的哀愁 高门深院的哀愁

    作者: 宋南溪

    分类:短篇  状态:已完结

    大雨倾盆。  C市郊区的墓园中,宋南溪被林静雅狠狠的从墓碑前推开。黑色的雨伞掉落在一旁,豆大而急促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,混着泥泞,狼藉不堪。  “你滚!我们宋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!你不配来祭拜你爸爸,你不配!”  撕心竭